有时在临睡前,我会在头脑问自己一下:我今天忙了些什么?倒不是,每天我每天有多忙,而是让自己有个机会想想:每天忙得是否值得,是否有价值。这个“价值”不是我赚了多少钱,我今天又“进步”了多少,而是我是否在为我的生活目标做了些什么?人是很容易在“忙碌”中迷失自己的方向的,我就曾经为了就忙碌而忙碌,把“忙碌”当作自己的生活,后来发现忙碌完后什么收获也没有,这也许是就是“目标困惑症”。一个人没有生活目标是可怕的,但是有了目标后,行动背离目标同样可怕。比如你想有着好的家庭生活,当然需要一定的物质基础,于是你拼命的工作赚钱,忽略了和亲人相处,忽略了对家人的关心,那么你赚那么多钱后,家庭生活会好么?因此,在忙碌之外要给自己静静想想:我的忙碌是否失去了目标?

  关于“目标困惑症”下面的文章也许对你用,这篇文章我是在《读者》2008年2期看到的,对我很有启发。

  影片《桂河大桥》讲述了这样一个令人深思的故事:在第二次世界大战中,英军尼克森上校和他的部下被日军俘虏,作为改善战俘待遇的交换条件,他接受了日军布置给他们的修建桂河大桥的任务。尼克森是一名典型的英国军人,既有英国绅士的认真,也有“是任务就一定要完成”的执著,在尼克森的带领下,战俘们用三个月的时间就完成了这一任务。大桥建成后,尼克森把大桥当作是自己和部下所完成的工作而精心守护,当接到英军上级发出的炸桥命令时,他犹豫并抵触,完全忘记了桥一旦开通,会给自己的部队带来多大的伤害。当他最终意识到这一点后,他说出了那句著名的台词:“我都做了些什么啊?”他如此专注于他的任务———建桥,而忘记了赢得战争这个根本目标。

  这就是所谓的目标困惑症。

  我在华尔街就遇到了众多的目标困惑症患者。我问一位作风一贯顽强的交易商:“迈克,你为什么一天到晚总是在工作?”他回答道:“你怎么这样问?你以为我喜欢这样啊,我这么辛苦地工作,只是因为我想挣更多的钱!”

  我继续着我的质问:“你真的需要那么多钱吗?”

  “至少目前是,”迈克一脸苦相地回答道:“我刚刚结束我的第三次婚姻。每个月都要支付三份抚养费,我都快破产了。”

  “那你为什么总是离婚呢?”

  他叹口气回答道:“我的三个前妻都抱怨我用在工作上的时间太多,置家于不顾。她们根本就不知道,挣这些钱有多难!”

  患上了目标困惑症的迈克足够可笑吧。他专注于“挣钱养家”这个任务,却把“家”这个目标完全忽略了。

  下面这个目标困惑的例子就更具讽刺意义了。普林斯顿大学的达黎和巴特森两位神学教授,在研究《圣经》中关于“慈善的撒马利亚人”这部分教义时,曾在一组神学院学生中做过一次测试。两位教授告诉学生们,他们将以“慈善的撒马利亚人”这一主题进行讲道。作为测试的一部分,一部分学生被告知,讲道将提前半个小时开始,他们就要迟到了,必须加快步伐,另一方面,在这些“就要迟到的”学生的必经之地,两位教授雇用了一位演员,装扮成一个突然患病、急需救助的老人。

  结果发现,90%的“迟到”学生,因为急于赶往讲道地点,而置“患病老人”于不顾。

  正是目标困惑使得他们的判断出现了失误。在时间的压力下,他们脚步匆匆,急着去做他们认为最重要的事情,而恰恰忘记了他们的目标所在。

  目标困惑症的危害是巨大的。一旦偏离了目标,你所在的一切努力都是徒劳的,有时甚至是有害的。其实,治疗目标困惑症的方法非常简单:在你为你的任务忙碌不停的时候,你不妨暂停片刻,深深地吸一口气,向四周望一望,分析一下眼前情形,思考一下你的任务是什么?你的目标又是什么,你的任务和目标一致吗?在经过你的反思之后,如果发现偏离,相信你一定会庆幸地拍着自己的额头说:“我都做了些什么啊?”